当前位置:主页 > 海洋科普 > 科普文章 >

加拿大的新年礼

来源:《海洋世界》2012年第1期 发布时间:2016-01-25 15:40 点击: 次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1年12月13日,在德班气候变化大会刚刚落幕一天后,加拿大环境部长彼德·肯特即宣布该国将退出《京都议定书》,这意味着加拿大将不再履行根据这一议定书承担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义务,这算得上是加拿大送给全世界人民的一份独特新年大礼。肯特还借机批评自由党领导的加拿大政府当年批准加入《京都议定书》是“不负责的”,因为它并没有认真采取行动削减温室气体排放。据称,退出议定书后可使加拿大免遭议定书规定的约140亿加元惩罚。肯特同时说,这一议定书是该国时任自由党政府签署的,现任保守党政府不予支持。他主张应该重新缔结一个包括全球主要排放体量化减排承诺的协定。
        加拿大自由党政府于2002年签署加入《京都议定书》,但保守党自2006年执政至今一直对执行《京都议定书》持消极态度。《京都议定书》于1997年达成,它规定38个发达国家在2008至2012年之间应当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5%。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所列举的数据,加拿大2009年的温室气体排放比1990年增长近30%,比2005年增长17%左右,而按照《京都议定书》的要求,到2012年加拿大的排放应比1990年降低6%。
        加拿大的决定使其成为在气候变化大会闭幕后第一个退出《京都议定书》的国家,也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签署但后又退出《京都议定书》的国家。一些加拿大反对党议员随即指责保守党此举对全球防止气候变暖的努力产生消极影响,也严重损害了加拿大的国际形象。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执行秘书菲格雷斯发表声明对此表示遗憾,并对加拿大宣布这一决定的时间表示感到突然。他指出,不论加拿大是否是议定书的缔约方,但根据《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加拿大仍需承担减排法律义务,同时也对其自身以及未来人口承担着领导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努力的道义责任。
        加拿大退出《京都议定书》的决定一经公布,国际舆论对此纷纷表达不满和担忧。分析人士认为,加拿大退出虽然不会让《京都议定书》立即崩溃,但随之而来的“从众效应”可能让国际气候谈判面临新的风险。
        德国联邦议院环境委员会主席埃娃·布林-施约特对此进行了严厉批评。她说,加拿大的退出是欺骗和懦弱,这一举动“厚颜无耻”,这个在环保上失败的国家正用无力的借口推卸责任。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发言人在回复给新华社记者的电子邮件中说,德班气候大会刚取得一些积极成果,但加拿大却决定退出《议定书》,这一举动让人“非常遗憾”。而加拿大议会众议院反对党领袖妮科尔·蒂梅尔也说,保守党政府对待气候变化问题非常不严肃,退出行为是“背叛了子孙后代”,“与全世界作对”。相比政界,媒体界的批评更为尖锐。巴西《圣保罗州报》评论说,在涉及人类生存的共同
利益面前,发达国家的自私与傲慢暴露得一览无余。德国《南德意志报》网站发表评论——“渥太华蒙羞”。文中说,加拿大政府没有限制二氧化碳排放,反而允许本国制造越来越多的温室气体,而原因仅仅是缺乏政治意愿。美国有线电视
新闻网评论说,加拿大政府的决定破坏了全球采取的积极行动,传递了负面信息。
        好在欧盟已经批准了该议定书,这意味着加拿大的退出不会导致议定书立即崩溃。不过,退约行为却向外界传达出一个信号:《京都议定书》并不稳固,一国可以为了本国利益而放弃一些国际义务,如果加拿大的退出未受到任何惩罚,那么其他一些想脱离《京都议定书》“管束”的国家也可能会步加拿大后尘。
        人们担忧,除加拿大退出之外,俄罗斯和日本也可能成为《京都议定书》新的挑战者。在德班气候大会前,俄罗斯首席气候谈判代表亚历山大·拜得里斯基曾表示,《京都议定书》既不能解决全球变暖问题,也不能确保实现全球目标。而温室气体排放大国日本也对延长《京都议定书》持消极态度。
------分隔线----------------------------
科普文章
会员单位

中国海洋学会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691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492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六里桥北里马官营家园3号楼国家海洋局学会办公室(中国海洋学会)    邮编:100161
电话:010—68047614(综合)010—68048118(财务)  传真:010—68567980   技术支持:逐日科技